年度°番茄

论休假日npy不回消息的烦躁,又名《媳妇被拐记》

激情沙雕,嘎龙,ooc,(我也不知道要标个啥就随意了)


连续工作了快三个月的阿云嘎,终于在七夕后,迎来了休假。阿云嘎期待这回休假已经很久了,不是他阿云嘎有多不想工作,工作再多再累,只要能赚钱给大龙“送礼物”,他都甘之如饴,只是这回两人特意都把休假调在了七夕后(别问为什么是七夕后,问就是七夕在公费恋爱),可以借着七夕的蜜意好好腻呼腻乎。


昨晚结束了最后的工作后,阿云嘎先回了酒店,而郑云龙还要赶着去演最后一场《漫长的告白》,阿云嘎,独守空闺待妻归!


晚上独自吃过晚饭,阿云嘎开始无聊起来,大龙还在演出又不能现在给他打电话,于是无聊的阿云嘎打开了微信,点进了从十分钟前就一直在滴滴滴现在已经99+的“梅溪湖搅和盛会”群,


阿云嘎      「我来啦~」

                  「大家刚在聊什么呀?」


黄了皮几  「……」


那只鹅      「……」


隔壁老王  「……」


……


阿云嘎      「???」


正气蔡蔡  「语音:嘎子哥!!!」

                  「语音:你一定要冷静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云嘎      「我看你才需要冷静……」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需要冷静了?不对,我根本啥也不知道啊?」

                  「你们刚刚到底在聊啥?」


蔡          「嘎子哥你居然还什么都不知道,嘎子哥好可怜,555555」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阿云嘎露出了石凯的疑惑,向上翻起了聊天记录,一路看到了“出轨”,“龙哥居然是酱紫的人”,“阿云嘎好惨一男的”等等奇怪字眼,记录最顶的信息,


黄了皮几:   「完了,我龙妈出轨了,我们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们以后可要怎么办啊?天,家里财政大权全在龙妈手上我们以后不会被扫地出门吧我们以后拿什么吃饭我们该不会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吧我现在去讨好龙妈还来不来得及龙妈我支持你只要是你爱的无论谁我都可以接受真的!」


底下配图:微博超话截图「郑云龙与神秘好友酒吧互喂酒举止亲密疑似出轨」,附图——一背对着镜头的长发男人拿着酒杯喂郑云龙喝酒



阿云嘎      「哎呀,这一看就是假的嘛,大龙是爱我哒,怎么可能出轨呢?那个男的一看就知道是llf呀,是我和大龙的好朋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黄了皮几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我爸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龚7            「哥,我知道,面对现实需要勇气」

隔壁老王  「我不搅和,溜了溜了」


那只鹅      「父亲,我的老父亲,您一定很痛吧,你只

是在掩饰,掩饰龙妈在你胸口开的这一枪……」


阿云嘎      「我没有啊……」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那只鹅      「爸我问你,那男的是不是和大龙关系很好?」


阿云嘎      「是啊,他俩还同事呢?」


那只鹅      「那是不是和你也关系很好?」


阿云嘎      「当然啊,我俩还同事呢!」


那只鹅      「那不就对了!防火防盗防闺蜜啊亲!」


阿玉嘎      「……」


那只鹅      「再补一枪~」


……


阿云嘎,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怎么感觉有点道理?想想自己最近明明一直和大龙呆在一起工作,一会儿去台湾一会儿飞海南的,大龙和llf什么时候私下聚会去了?还是去的酒吧?难道……llf其实一直暗中跟踪大龙想方设法勾引他还约他去酒吧企图给他灌酒好趁机迷惑大龙以达到他谋权篡位的目的!


此时,阿云嘎内心os: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我家大龙那么那么可爱肯定有很多人觊觎着大龙的美貌我早该知道提早防备好让大龙远离那些居心叵测之人!!!!


阿·急得冒汗·云·大龙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嘎,现在正盯着手机计算着他家大龙回来的时间,然而他左等等右等等,明明演出应该早就结束了,也不见他家他龙回来,连电话都没有!阿云嘎一个人坐在酒店里能够让两个人打滚的大床上,脑补了一出一又一出小三上位的狗血连续剧······


表达能力不行但想象力十级的内蒙人感觉眼前都出现画面了,刘令飞给大龙喂酒的画面在他眼前晃啊晃啊晃,阿云嘎最终没忍住气愤的挥手打散了眼前不存在的影像,掏出手机,拨给了郑云龙。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


阿云嘎连听都没听完就把电话从耳边拿走了,“什么嘛,居然连盲音都没有直接就人工语音!”


反常,这很反常!


阿云嘎又尝试着拨几次电话,都是一样的结局,急的阿云嘎在酒店里走来走去,最后打了一遍还是没打通,阿云嘎暴躁捶墙。


“加油阿云嘎,你可以的,你要冷静,大龙一定只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嗯,一定是酱紫的!”阿云嘎,为自己伸出了圆手……


安慰了自己一通后,阿云嘎打开微信给郑云龙发消息

嘎 

「大龙大龙,你演出结束了吗?(^ ^)」


十分钟过去,郑云龙没回


「大龙大龙,都这么晚了你应该可以回来了吧?Ծ‸Ծ」


又十分钟过去,郑云龙还是没回


「大龙你快回来吧ಥ_ಥ」


「大龙你在哪呀?」


「大龙你快回复我啊Ծ‸Ծ」


「大龙······ಥ_ಥ」



······



「大龙是不是有人在勾引阻碍了你回家的步伐!!!」


草原甜心阿云嘎,在线暴躁。


大龙不回我,大龙居然不回我,大龙居然······


阿云嘎还是不肯相信,一定是有人在纠缠着大龙,阿

云嘎现在很想飞奔到郑云龙身边把那个缠着大龙的人给消灭了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好友兼同事,然鹅自己现在完全不知道郑云龙在哪,车子又被恒姐开走了,阿云嘎只能在酒店里独自守着手机对着郑云龙的微信头像望眼欲穿,好寂寞,好冷!


突然,叮咚一声,手机提示音和着震动把阿云嘎激动的跳了起来,下意识的以为是大龙终于有消息了,顿时死灰复燃,眼放光芒,结果没亮多久就灭了,只是银行发来的提醒短信。


阿云嘎没太在意,随意瞄了一眼,就这一眼,阿云嘎更不淡定了


-12800,负的!一万两千多!


反常,非常反常,十分反常!


他家大龙从来没有花过这么多的钱!阿云嘎确定以及肯定并且十分肯定,大龙被迷惑了!


怎么办怎么办,自个媳妇就要被人拐跑了,自己居然只能干坐酒店独守空闺!既然出不去又联络不上大龙,阿云嘎选择另辟蹊径,他打了个电话给话题的源头,llf。


好在,这回电话接通了,llf一个“喂”都还来不及说完,阿云嘎就一脸委屈直指嫌疑人llf一通问,“你说你把我家大龙拐那去了?是不是你悄悄跟着我家大龙,觊觎着他的美貌,还给他酒里下药企图拐跑他,llf,我把你当闺蜜你居然要抢我媳妇你还我大龙!!!Ծ‸Ծ”


llf:    “·····”

           “有病!”



被无情挂断电话的阿云嘎呆愣了几秒,难道并不是llf,难道大龙还见过其他人却一直瞒着我?大龙该不是早就被蛊惑了,大龙的心其实早就被拐跑了,那我们这些日子朝夕相处,公费恋爱都算个啥,大龙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大龙不爱我了,大龙……不爱阿云嘎嘎了ಠ_ಠ


阿云嘎,独守空闺,垂死病中(相思病),好惨一男的!


离不开酒店又找不回媳妇的阿云嘎,只能瘫在酒店沙发上,脑内不断循环自己的结论,大龙,不爱我了……毫无灵魂,仿如死灰。



就这么瘫到晚上十点半,酒店门忽然咔嚓一声,被人打开了,穿着一身黑的郑云龙,终于在阿云嘎怀疑已经被人拐到荒岛准备报警的时候出现了。


“大龙!谁把你拐走的!”


“不对,大龙,你不爱我了吗?ಥ_ಥ”


刚刚回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郑云龙一脸疑惑


“啥呀눈_눈?”


阿云嘎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抓着郑云龙的手,一脸委屈道:“大龙,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是谁勾引你的,说好的不离不弃呢,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抛弃我

和别人跑了ಥ_ಥ”


“阿云嘎你有病是不是,谁和人跑了?老子没空理你,放开我我要去换衣服!”


郑云龙现在十分暴躁,外边下着大雨,自己担心着某只蠢兔子等得久了瞎想(还真是),冒着大雨赶了回来,淋了一身湿,结果刚进门迎接自己的不是恋人温暖的怀抱就算了还被这傻B连环炮似的一通问,言语之间全是自己不爱他了。Biang的劳资不爱你我闲的没事顶着台风赶回来?还不如在外头真找个人斯混呢!


阿云嘎死死抓住郑云龙,打开手机递给郑云龙:“那这是怎么回事?Ծ‸Ծ”


郑云龙接过手机,是“梅溪湖搅和盛会”的聊天界面,他一路往上翻,脸色也一点点变黑,情绪逐渐由暴躁变为非常暴躁,最后郑云龙用阿云嘎的手机回了个消息


阿云嘎(伪)  「个biang的黄子你给我等着@黄了皮几」



郑云龙暴躁的把手机摔到沙发上,“所以呢,你不是也和他们说不相信,你又瞎想什么了?”


郑云龙果然还是最了解阿云嘎的,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这货肯定在自己回来之前脑补了好几集离奇狗血连续剧,甚至还可能连配乐都想好了!


阿云嘎:“我以为你被人迷惑了,跟着别人走了不要我了”,阿云嘎,在线委屈。


“你傻吧,谁敢这么狂劲拐你龙哥!”


“可……可你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打电话也不接……”


“也不回我信息……”


郑云龙很是无奈,指着酒店里硕大的落地窗,“你能不能打开窗帘看看,外边刮着台风呢,你以为我不想早点回来,剧院那边信号都给台风刮没了,谁来短信我都回不了”。


阿云嘎一脸诧异,走过去打开窗帘,玻璃窗外面果真是狂风暴雨,自己之前一直在想着大龙,加上酒店隔音效果太好,居然完全没注意到。


“现在没事了吧,我洗澡去了”


“等等”阿云嘎又想起了什么


又再次拿起手机,打开短信指着上面的-12800,“那这又是什么,大龙你从来没花过这么多钱的Ծ‸Ծ”


“外头雨太大了,我给咱那群电子宠物买了几杯咖啡,TA们要是给淋坏了咱的粮不是白喂了!”


阿云嘎听完,表情瞬间从一脸委屈变成了一脸完蛋,笑的颧骨升天,摇着郑云龙的手说:“我家大龙果然又单纯又善良,特别特别善良”,还特别特别可爱 , “哎呀,大龙你衣服怎么都湿了,快去洗个澡别着凉了!” 因为郑云龙穿着黑色的衣服不太明显,阿云嘎一直没注意到他的衣服其实已经湿的透透的了,裤脚都在滴水,想到自己的大龙是冒着台风赶回来陪自己的,心里是又暖又心疼又有点后怕,“大龙以后遇着这种事就先别回来了,太危险了!”


“你还知道关心我啊,真是快被你给气死了。”


“嘻嘻,大龙别生气啦,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我回来的时候看了看,浴室里有个这~么大的浴缸哦”


阿云嘎一边推着郑云龙一边往浴室走,


郑云龙 “你等等,我衣服没拿,不对,谁要和你一起洗澡啊!”


阿云嘎 “大龙,我还可以帮你洗头哦”,阿云嘎一脸兴奋,


“大龙~洗头啦~”




——————————————————————————————


番外:

“梅溪湖搅和盛会”群

黄了皮几     「???」

                   

                     「嘎子哥???」

                    

                     「老父亲???」

                    

                     「你怎么了老父亲???」

                    

                     「不对,这语气咋看着这么像我龙妈呢?」

                     「( ̄Д ̄)ノ」

                    

                     「啊啊啊啊啊!!!」

                    

                     「妈!妈!我错了!」

                    

                     「您听我解释啊!!!!」

                    

                     「我其实只是……(略,你们懂得)」


———————黄了皮几已被群管理禁言————————


那只鹅       「该~呀」